您的位置:首頁 > 中華人文 > 正文

美國人沃登太原開酒吧 想讓外國人通過這里迅速融入中國文化

2014-05-23 15:42來 源:互聯網網摘 字號: 移動版

美國人沃登太原開酒吧 想讓外國人通過這里迅速融入中國文化

內容來自dedecms

織夢內容管理系統

    每到晚上,伴隨著最后一縷陽光消逝在地平線的西端,太原這座城市燈紅酒綠的夜生活也悄悄開啟,這座城市中的無數夜場也將相繼開門候客,迎接狂歡的夜晚。
霓虹閃爍之外,在太原市一個不起眼小區的不起眼角落里,一塊寫著“蘭桂坊”三個字的招牌也悄悄亮起了紫紅色的燈。三三兩兩的客人陸續前來,細心的人發現,他們之中很多是外國人,而且還有不少“名人”:山西汾酒男籃的外援查爾斯和馬庫斯也是這里的常客。
事實上,“蘭桂坊”的存在鮮為本地人知道,它的經營者之一是一個美國年輕人沃登,和這家低調而神秘的酒吧一樣,沃登的身份也顯得很“神秘”:他白天是一位嚴肅的外教,偶爾還當起了中國電視比賽的評審,但當夜晚降臨時,他又是這里的“主人”。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

中國味十足的外國人“據點” dedecms.com

    這是一間小型的酒吧,幽暗的燈光映襯著高腳杯中的雞尾酒,爵士樂與慢搖混合,HIP-HOP在空氣中流淌。樓上樓下一共才七十多平方米,如果你用心的話,可以從這間酒吧里找出很多“中國元素”,最顯眼的就是沙發上的刺繡抱枕和每張桌子上鋪的碎花桌布,紅綠相間,很有鄉土氣息,還有二樓整面墻的京劇臉譜壁畫。
但在這間到處是“中國風”的酒吧里,卻有其他中國酒吧不同的地方。墻上投影正在播放美國&愛爾蘭跑馬節目;投影下方的臺球桌前,一個黑人正和一個中國人切磋球技;不遠處的兩位白人正坐在吧臺前,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;更多的外國人來這里,就是為了結識更多的朋友。
此時沃登正從壁畫前走過,他挨個和酒吧的客人們打著招呼,然后親手捧著客人用完的酒杯下了樓。沃登是這間酒吧的經理,此時此刻,沃登的中國搭檔,也是酒吧的女老板正在吧臺后面忙碌。
沃登每周要來酒吧四五次,從晚上八點忙到凌晨兩三點,負責客戶招待和處理其他瑣事。也許你想不到,沃登晚上是一個老練的生意人,白天卻是一家英語培訓機構里嚴肅的老師。而最近幾天的沃登尤其忙碌,他需要經常出入太原外國語學校,在CCTV“希望之星”英語風采大賽中擔任山西賽區評委。

copyright dedecms

白天當老師晚上開酒吧

織夢內容管理系統

    四年前,沃登還在美國紐約,那時的他剛剛大學畢業,對未來滿懷希望的同時也充滿迷茫。當沃登正在猶豫的時候,恰巧在報紙上看到了一份太原培訓機構招聘外教的廣告。“我在想,到了中國之后可以學中文、旅游、認識朋友。我希望在讀研究生之前做點不一樣的事情,所以就來了。”沃登說。
和很多剛到異國他鄉的年輕人一樣,沃登來到太原以后經常跟著外國朋友出入各種夜店,剛開始沃登很享受那種“瘋狂”,但是漸漸地發現自己有些吃不消:重磅的音樂,絢麗的鐳射燈,大家喝酒不是為了放松,更多是追求刺激。
最讓他受不了的是太原的“飲酒文化”“這里的人喝酒都是‘一口干!一口干!’像是比賽著喝酒,我雖然也是年輕人,但是受不了這個氛圍,喝酒是為了放松,而不是為了喝酒而喝酒。”沃登說,他和一些外國朋友特別想有這么一個酒吧:人們可以坐下安靜地喝喝酒,聊聊天,講講各自的生活。
兩年前,沃登和一個中國朋友合開了這家酒吧。對沃登來說,經營酒吧確實是做的“不一樣的事情”中最“不一樣”的一件。“一般情況下外國人來到中國,不是做留學生就是當外教,做酒吧的人里我應該是第一個外國人了。”沃登說。

織夢內容管理系統

酒吧的客人中外國人和中國人差不多各占一半,很多中國客人并不會說英語,而沃登卻需要招待他們,于是在這種環境下學會了中文。“我們做這個酒吧,就是想讓外國人通過這里迅速融入中國文化。在這里多接觸一些中國人。目前太原這樣的地方只有這一個,很多在太原的外國人都會經常來這里。周末辦Paryt的時候客人更多。”
不過沃登似乎不太愿意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地方,“你可以報道我們酒吧的名字,但是最好不要寫地址。我們想低調一些,不需要太多關注。你知道的,More people,more trouble (人越多,麻煩越多)。” 內容來自dedecms

準備繼續經營酒吧但不會放棄當老師

本文來自織夢

    沃登家中的案頭上擺著厚厚的一摞書,大部分是美國帶過來的。最上面的一本,是毛澤東的傳記,這本書沃登已經看了一多半,“我既然來到中國,就應該了解中國,所以讀一讀中國歷史。”除了這本,還有一本書同樣顯眼,是三毛寫的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“這本書是朋友送給我的,還沒有讀。”這是沃登的第一本中文書。最初來到中國的時候,他一句中文都不會,現在已經可以進行日常口語交流,還能編寫一些簡單的短信。
沃登剛來中國的時候因為語言不通鬧過一個笑話,當時他自己去吃火鍋,服務員問他:“你要不辣、微辣、還是特辣?”沃登不能吃辣椒,但是又聽不懂服務員在說什么,比劃半天也沒有用,最后靠自己的直覺選了“特辣”。“當時我剛吃了一口我的眼淚就下來了,太辣了,一頓飯吃下來辣得我都頭暈。”沃登回憶起這件事時都止不住地笑,“現在不會再犯這種錯誤了,而且我慢慢也能吃辣椒了,現在我什么中國菜都能吃,除了肥肉和烏龜。”
沃登剛來太原的時候,有一次跟著同事逛街,在廣告牌上看到了歌手王力宏一幅很大的照片,頓時驚呼:“哎?這不是我大學同學嗎?”原來,沃登畢業于美國的威廉姆斯學院,那里同樣是王力宏的母校,但沃登從來沒有留意過這個亞洲男生。直到來了太原才發現當年的大學同學竟然是中國的巨星。“每個人知道我和王力宏是同學時都會尖叫,哈哈。”沃登笑著說。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
沃登來到山西已經四年了,暫時還沒有回美國的打算。說起以后,沃登笑著說要“順其自然”,他準備繼續經營酒吧,順便尋找最新的商業機會。“我不會放棄當老師,我享受那種感覺。”沃登說。 copyright dedecms

○山西人眼中的沃登 copyright dedecms

他是個會“來事兒”的“好學生”

copyright dedecms

    太原一家培訓學校的李校長:最初認識沃登是在他來我們學校當老師的時候,剛開始關系一般,后來漸漸變成了摯友。因為工作關系,我認識很多外國人,但是沃登和別人最不一樣的地方在于他的適應能力極強,不光是生活習慣方面,對中國人心理把握得也很準確。用太原話說,就是他特別會“來事兒”,如果他想找朋友幫忙的話,會專門置辦酒席請大家吃飯喝酒,然后在酒桌上提自己的請求。而且沃登很愛學習,特別喜歡看任何關于中國的書籍,而且每天都堅持讀書,在我眼里,他就是個“好學生”。 內容來自dedecms

○洋眼看山西

織夢內容管理系統

這里的婚禮很有意思 dedecms.com

    前一陣我一個朋友的女兒在運城結婚,我去參加了那場婚禮,那也是我參加的第一個山西婚禮。之前沒有經驗,所以我按照美國的習慣把自己打扮得很正式:西裝、襯衣、領帶、皮鞋。到了現場以后我發現所有的人都在看我,每一個人都穿著休閑裝,連新郎都沒有我穿得正式,自打那以后我參加婚禮也穿得很隨意了。
而且在其他方面,中國和美國的婚禮差別太大了!美國婚禮一般在教堂舉行,有時候在戶外,嘉賓正裝出席,整個過程莊重又嚴肅。而且流程更多,牧師主持,新人宣誓,然后大家吃飯喝酒,一般要從晚上六點持續到第二天凌晨兩三點。
但是山西的婚禮更像一場 “秀”,有唱歌的,有跳舞的,還有表演樂器的。和美國的婚禮相比,山西婚禮更娛樂,更隨意,現場鬧哄哄的,但是很有趣。而且山西的婚禮是在中午,比美國早。最重要的是這里的婚禮進行得太快了!我來中國之前從來沒有想到婚禮也可以這么辦,哈哈,很有意思。

織夢好,好織夢

本報記者 姚楊

內容來自dedecms

本文來自織夢

轉載請注明出處: http://www.nqqdeo.icu/view-17914-1.html


    相關閱讀
    更多文章>>

    福建时时玩法